快乐飞艇预测

欢迎您访问北京泰和国医中医院!今天是:

脑病学科带头人唐启盛教授,博士生导师,师承王永炎院士,国务院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全国第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,岐黄学者。

唐启盛

唐启盛|主任医师

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院长。
中医内科专业博士生导师。
国务院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。
第四、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。

擅长项目:

擅长中医药治疗郁障碍、焦虑障碍、精神分裂症、脑血管病、认知功能障碍、癫痫等神经精神疾病

从精、气、神论治精神疾病

在几十年临床诊疗与熟读经典的基础上,唐医生发现精、气、神是构成人体的基本要素,三者的变化在精神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贯穿始终,故提出从精、气、神三个层面认识精神疾病病机的理论。

精者,物质也;气者,能量也;神者,信息也。对于任何一个生命体而言,三者密切联系、缺一不可。三者之中,神为核心。神包括所有的精神意识活动,又可分为脑神及五脏神。脑神为先天之元神,五脏神为后天之识神,两者是体与用的关系,神之体在于脑,神之用在于五脏。脑神的充沛与否取决于肾精与脑髓的虚实,气机的升降出入影响着神机的发散与敛藏。

精神疾病存在以下共同的病机:肾精亏虚、脑髓不足是基础体质;肝失疏泄、气机失调是核心机转;脑神被扰、五脏神失常是关键转归。在具体疾病的诊疗上,需根据精、气、神的具体变化进行辨证施治,运用益精、调气、颐神的总体思路进行临床干预。这一理论基于传统中医脑病学和中医神志病学提出的新理论体系。

唐启盛经典药方概述

抑郁症:肾虚肝郁-颐脑解郁方

抑郁症是一种以显著而持久的情绪低落、活动能力下降、思维和认知功能迟缓为主要临床特征的精神疾病,属于中医学“郁病”“梅核气”“不寐”“脏躁”等疾病范畴。

古代医家对郁的论述有两类:情志之郁与病因之郁。此二者概念的内涵有所不同,应加以区别。

情志之郁是因为情志的抑悒忧郁,而导致一些躯体症状的出现,所谓因郁而病。病因之郁是由于三因致使脏腑功能失调,气血津液运行紊乱,引起忧郁不舒,即所谓因病而郁。前者与原发性抑郁障碍的特点相一致,后者与继发性抑郁的特点相一致。

情志之郁又有怒郁、思郁、忧郁之不同。我认为,自古以来的五郁(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)、六郁(气、血、痰、火、湿、食)均为实证,至张景岳始将郁分为三,并有虚实之论。张景岳所描述的“忧郁”与我们今天所谈的原发性抑郁障碍关系密切,本病由衣食、利害、悲忧等造成的情志不遂而来,多见虚证为主,实证为次。

临床发现,许多抑郁障碍患者除情志抑郁、胸胁闷满之外,还具有健忘不寐、志意不坚、反应迟钝、倦怠疲乏、腰膝酸软、性欲减退的症状,是肾虚肝郁的证候。我认为本病多由素体肾精亏虚或肝郁日久、思虑过度,暗耗肾精,以致水不能涵木,肝失疏泄而产生抑郁的表现。

抑郁症在精的层面,表现为肾精亏虚、脑髓失养;在气的层面,表现为水不涵木、肝失疏泄而致肝气郁结;在神的层面,表现为脑神失养,情志忧郁。

针对抑郁症的上述证候特点,我总结出了针对肾虚肝郁证的经验方:颐脑解郁方,从精、气、神三个层面进行治疗。在精的层面,针对肾精亏虚、脑髓失养,给予益肾填精补髓;在气的层面,针对肝气郁结,给予疏达肝气、条畅气机;在神的层面,给予颐脑安神解郁。全方共奏益肾调气、解郁安神之效。

唐启盛经典药方概述

精神分裂症:脑神失养-涤痰清脑汤

精神分裂症是一类以思维、情感、行为的分裂,或伴有妄想与幻觉症状等为主要临床特征的一类精神疾病,属于中医学“癫证”“狂证”“鬼交”“心风”“失志”等疾病范畴。精神分裂症的阴性症状,中医常称之为癫证;其阳性症状,中医常称之为狂证。

经多年临床实践,我发现精神分裂症的病机多与痰扰神明有关。癫证多为痰气郁结、肝郁脾虚、痰湿上犯,故蒙蔽脑神;狂证多为痰火蕴结,肝胆之气上逆,挟痰热上扰,致神明不安。

精神分裂症由先天禀赋不足而脑髓亏虚,脑神失养是其发病基础,后天痰热扰神或痰湿蒙窍,造成神机逆乱是其发病关键,因此临床表现为思维分裂、认知减退、情感异常等精神症状。

精神分裂症在精的层面,表现为肾精亏虚、脑髓失养;在气的层面,肾阳亏虚,气化失司,脾失温煦,生湿生痰,上蒙清窍;或肾阴失滋,水不涵木,木旺克土,脾失健运,生湿生痰,痰热胶结而上扰神明;在神的层面,表现为痰蒙神窍或痰火扰神。

针对精神分裂症的上述证候特点,我总结出验方涤痰清脑汤,从精、气、神三个层面进行治疗。在精的层面,针对先天禀赋不足,给予益肾填精补髓;在气的层面,给予疏肝健脾、行气化湿,畅利中焦气机;在神的层面,给予豁痰安神或涤痰清热。全方共奏祛痰开窍、宁神安魂之效。

唐启盛经典药方概述

焦虑症:肾精亏虚-安神解虑方

焦虑障碍是以担忧、恐惧、易惊、易激惹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类疾病,属于中医学“惊悸”“怔忡”“百合病”“卑惵”的范畴。

通过精读经典,我发现王清任所提出的灯笼病,其临床表现与焦虑尤为一致。《医林改错》云:“瞀闷,即小事不能开展,即是血瘀。俗言肝气病,无故爱生气,是血府血瘀。急躁,平素和平,有病急躁,是血瘀。心里热,身外凉,故名灯笼病,内有瘀血。夜不安者,将卧则起,坐未急,又欲睡,一夜无宁刻。”描述了焦虑的精神性焦虑和躯体焦虑症状。

我认为本病是在肾精亏虚的基础上,由思虑过度导致耗精伤血,又进一步发展为肝血亏虚、肝失疏泄、气郁化火,最终上扰神明,使脑神不安。故临床表现为多思多虑、神魂不宁、烦躁不安、失眠多梦等症。

焦虑症在精的层面,表现为肾精亏虚、脑髓失养;在气的层面,表现为郁热不得疏达,气郁化火,进而木旺克土;在神的层面,表现为肾水亏虚,肝火上扰,神明不安。

针对焦虑症的上述证候特点,我在师法丹栀逍遥散的基础上,灵活加减总结出安神解虑方,从精、气、神三个层面进行治疗。在精的层面,针对肾精亏虚、脑髓失养,给予益肾填精补髓;在气的层面,针对气郁化火、木旺克土,给予疏达郁热、条畅气机、健运脾胃;在神的层面,给予补髓健脑、清热安神。全方共奏益肾填精、疏肝清热、颐脑安神之效。

<
>